當前位置:市場>國際

原油、股市“雙殺”,國際金價能否例外?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3-13作者:王江南


  3月9日,國際油價與全球股市上演了驚心動魄的一幕,國際原油價格暴跌,全球股市遭遇“血崩”,美股慘遭“血洗”,三大股指跌幅均超過7%。那么,在股市、原油“雙殺”其因何在?國際金價能否成為例外?

  

  

  國際油價緣何”跌跌不休“?

 

  從消息層面來看,3月6日,歐佩克與俄羅斯在維也納舉行減產談判,俄羅斯反對歐佩克的“限產保價”提議,雙方持續三年的伙伴關系遭遇挫折。這意味著在4月1日現有協議到期時,每個國家將都可以自由調整自己的石油產能。3月7日,沙特阿拉伯宣布增產計劃,并將4月份出口到亞洲、美洲、歐洲和地中海的價格下調5-8美元/桶。3月9日,國際油價上演崩盤走勢,布倫特原油重挫25%至34.52美元/桶,隨后跌幅擴大至31%,報32.14美元/桶。

 

  從全球石油供需來看,在全球冠狀病毒蔓延的態勢下,許多企業停產,大量航班取消,工業消費和居民消費也受到沖擊,全球經濟活動步伐明顯放緩,而原油的需求也明顯下降,受供需矛盾影響,采取“限產保價”,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國際油價穩定,也不失為當下一種應急之策,但問題是石油輸出國組織與俄羅斯的戰略方向不同。俄羅斯之所以反對,在于俄羅斯認為低油價有利于打壓競爭對手美國頁巖油行業,有利于對美國制裁其“北溪-2”天然氣項目的反擊,有利于其擴大目標市場的份額。沙特之所以在提出“限產保價”提議后,又突然“增產降價”,一方面是為了保證其在國際原油市場的“話語權”,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維護其市場份額。所以從表面來看,當前國際油價暴跌是需求預期疲軟而引發的一場價格戰,其實質是一場市場份額爭奪戰。

 

  從石油與黃金的關系來看,俄羅斯與美國及歐佩克組織三足鼎立的局面短期還將持續,三者之間的份額矛盾短期內還難以調和,國際油價還將呈現階段性疲態。我們知道,國際油價與國際金價具有正相關性,在國際油價疲軟的趨勢下,國際金價或與國際油價同向波動。

 

  全球股市暴跌其因何在?

 

  在國際油價暴跌的帶動下,全球股市遭遇重挫,3月9日,道瓊斯指數暴跌7.79%,納斯達克指數暴跌7.29%,英國富時100暴跌7.17%,法國CAC40指數暴跌8.39%,德國DAX指數暴跌7.44%,沙特阿拉伯TADAWUL股票綜合指數暴跌7.75%,日經225暴跌5.23%。那么,全球股市暴跌其因何在?

 

  疫情暴發至今,已經蔓延至一百多個國家,海外累計確診病例接近三萬人,除了各國醫療條件參差不齊外,關鍵還在于部分國家對冠狀病毒的認識存有偏見,認為只是一種感冒,不需要防護,這或將引發三種風險。一是不確定性風險急劇上行,部分國家具體感染的數據失真,一旦暴發或許是毀滅性的,可能會導致國際供應鏈的直接休克;二是供給和需求矛盾突出,過剩和緊缺階段性并存,進而使國際期貨和大宗商品市場暴漲暴跌風險陡增;三是市場恐慌情緒急劇升溫,容易形成踩踏效應。從這個角度來說,當前全球股市的暴跌,應該是對這三種情況擔憂情緒的一種能量宣泄。

 

  人們常說,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隨著疫情在全球擴散,全球經濟面臨衰退考驗,股市開始釋放強力信號。首先,疫情重創傳統支柱性產業,能源電力、交通運輸、汽車制造、旅游業、酒店餐飲業、百貨超市、服裝業等承壓明顯,如果這些行業持久無法緩解,破產潮、債務危機等或將不期而遇。其次,隨著各國疫情的防控等級的提升,人們的防備和排外心理不斷增強,國際投資和國際貿易受阻,經濟全球化正面臨著更加嚴峻的挑戰。再次,自2008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以來,部分經濟體本就處于衰退邊緣,受國際貿易環境惡化和疫情拖累,這部分經濟體無疑是雪上加霜,如果疫情持續蔓延,那么全球經濟大衰退也并非不可能。

 

  從黃金的避險職能來看,在恐慌情緒急劇攀升和全球衰退風險逼臨的合力作用下,黃金的避險功能凸顯,有利于國際金價區間穩定。

 

  國際金價能否成為例外?

 

  3月9日,國際金價沖破每盎司1700美元關口后,迅速高位跳水。在此,投資者不禁提出疑問,在油價、股市雙殺的情況下,遠期國際金價能否成為例外?

 

  從全球貨幣政策來看,澳大利亞、馬來西亞降息后,3月3日美聯儲宣布緊急降息50個基點,其后沙特央行、阿聯酋央行等也宣布降息,同時G7央行及財長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視疫情和市場情況,使用所有合適工具對沖下行風險。按常理說,在貨幣寬松的背景下,市場流動性寬松局面將持續,有利于股市、油價和金價上行,但國際油價和全球股市突然開啟暴跌模式,是貨幣政策失靈了嗎?

 

  在此,需要黃金投資者警惕的是,雖然全球主要經濟體央行都采取了降息和寬松貨幣政策,但是全球貨幣流動性陷阱正在滋長,這主要是有兩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方面,全球央行集體采取措施,說明疫情對全球的沖擊明顯,不確定性風險增多,國際資本受避險情緒影響,保有充足的現金量是極為重要的,多會選擇持有現金來避險。另一方面,各國央行普遍寬松的貨幣政策,或難以解決當前市場的根本性問題,因為疫情的影響是系統性的,投資、生產和消費均受影響,如果沒有針對性的政策刺激生產,國際資本很難選擇流入實體。

 

  綜合上述兩方面因素,短期內國際金價或將面臨向上攀升阻力,因為黃金還具有投資屬性,當前國際資本需要應對的是階段性流動資金短缺的風險,而非應急性避險投資,所以也不排除空頭蓄積動能向下殺跌的可能,進而引發國際金價的劇烈波動。

56.9K
3d的开奖号 天津快中彩 2019炒股软件排行榜 新疆体彩11选5结果 今幸运农场走势图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 今日福彩3d正版藏机图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博彩绝技》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涨跌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