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深度

多重因素疊加催生黃金大牛市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3-17作者:哈立新


  全球經濟的低迷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經貿摩擦和單邊主義的起伏、美聯儲和主要發達國家連連降息、全球貨幣的持續寬松,多重因素在一起交織,刺激了國際黃金價格開啟了大牛市行情。

 

  牛市啟動回放

 

  2015年12月31日,紐約黃金價格創下新低,達到了每盎司1045.4美元,當年最高跌幅達11.65%。進入2016年,新一輪黃金牛市開啟,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年上漲,漲幅高達21.92%;2018年9月,中美經貿摩擦升溫,黃金在盤整后開始了新一輪回升。2019年從每盎司1284.7美元漲至每盎司1519.9美元,大漲235.2美元,漲幅18.31%。

 

  進入2020年,美國在伊拉克發動空襲,打死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美伊沖突升至美國單方退出伊核協議以來的最高溫度。由于擔憂中東地緣沖突進一步激化,避險需求推升國際金價1月8日突破每盎司1600美元的重要技術關口,盤中達到每盎司1611.34美元,創下7年來金價高點。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和迅速蔓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開始顯現,石油價格狂泄,股市大幅下跌,債市利率下滑,避險情緒十分濃厚,美國、中國和許多國家快速反應,紛紛降息降準,致使黃金大漲,波動幅度加大。黃金今年以來最大漲幅高達12.13%,沖破每盎司1704美元,創下2012年10月以來的歷史新高。最近受石油大戰影響,金價有所回落。截至3月13日,黃金價格1583美元,比年初的1519.19美元,上漲64美元,漲幅依然達4.2%。

 

  黃金上漲的邏輯和催生因素

 

  在礦業行業面臨巨大挑戰的壓力下,雖然全球礦業春天尚未來臨,但是黃金的漲勢悄然啟動。助推金價上漲的中長期因素主要有以下幾點。

 

  從黃金供求關系而言,供應量受到制約,需求量穩步增長。據世界黃金協會發布的《黃金需求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黃金需求增長1107.9噸,同比上升3%。礦業行業面臨三大重要挑戰:一是礦業全面讓位環境,礦業發展空間壓縮,企業成本提高;二是政府投資減少,發展中國家及中央政府基本退出商業勘查投資,中央和地方政府地勘基金投資后勁乏力;三是礦業稅費改革及權益金征收將大大提升開采成本,影響中小企業的投資熱情。從成本因素分析,黃金的綜合成本不斷增長。據麥肯錫的研究報告,黃金企業的年度資本支出增長了10倍,三分之二的項目超預算60%,一半的項目延遲1至3年。

 

  從貨幣體系多元化長期發展的角度分析,中央銀行是黃金的重要投資者。黃金作為抵御信用貨幣的實物貨幣,一國擁有足夠的黃金儲備是良好的國際清償能力和國際信用的表現,也是在風險時期抵御外部價格波動的手段。為了主權國的貨幣國際化,為了保值增值,黃金不會退出貨幣領域,未來隨著紙幣數量越來越多,各國中央銀行在紙幣本位下發行的貨幣總量越來越大,各國的中央銀行也會增持黃金儲備。自2018年以來,全球央行的黃金儲備量不斷上升。俄羅斯、中國和土耳其等新興市場大量增持黃金儲備,而德國、法國等發達國家也相繼從美國運回屬于自己的黃金或者停止出售黃金。2018年,全球央行凈買入量達到651.5噸,同比增長74%,是自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以來最高年度凈買入量。進入2019年以后,央行購金熱情不減,前三季度央行購金總量達564.7噸,是201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央行不斷增持黃金儲備不僅直接造成金價上揚,更是產生了巨大的市場影響,利多金價。中國央行連續11個月增持黃金儲備。據統計,截至2019年11月底,中國黃金儲備為1948.31噸,比上年末增加105.75噸,增幅為5.74%;俄羅斯央行持有黃金儲備為2241.86噸,增加8.5%。德國擁有世界黃金1.8%,占德國外匯儲備的72%,瑞士為6%,中國僅為3%。有鑒于此,央行購金有其內在邏輯和戰略安排,長期儲備黃金的趨勢不會改變。

 

  從金融投資的角度分析,黃金的商品屬性和金融屬性,已成為深受投資者歡迎的資產配置工具。黃金的金融屬性體現為黃金退出貨幣流通領域后,黃金市場也成為金融體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當出現風險事件及在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加時,黃金通常會作為避險資產受到追捧。隨著通貨膨脹壓力加大、貨幣貶值,黃金作為資產配置的理念已獲共識,對于把黃金作為戰略資產配置、計劃長期投資的投資者而言,黃金更受歡迎。民間資本會越來越多地持有黃金,藏金于民,以求收藏和保值。

 

  從美元和利率走勢分析,金價與美元和利率有著天然的關系。首先,黃金通常是以美元計價,美元指數上漲即意味著金價下跌,目前美元比金價高出30%多,美元走低應該是大概率事件,而美元走低則推動金價上揚;其次,由于黃金是無息資產,因此利率水平決定了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利率越高持有黃金的動機越小。而美元指數和美債收益率與美國的宏觀經濟基本面密不可分,因此經濟數據也是影響短期金價走勢的關鍵。

 

  黃金牛市不是夢

 

  誰也不會想到,2020年時至3月會是以這種方式度過,三只黑天鵝相繼飛出。新年伊始,先是美國空襲伊朗高級將領,第一只黑天鵝催生了金價大幅上漲;緊接著在全球超預期擴散的新冠肺炎疫情第二只黑天鵝使股市狂跌;最近,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互相“廝殺”,第三只黑天鵝挑起石油大戰,油價慘泄。

 

  從目前全球形勢看,經濟正面臨著四大壓力: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殺傷力顯而易見;二是新興經濟體面臨新一輪衰退;三是英國脫歐、中美兩大經濟體之間的博弈,科技、經貿大戰不會偃旗息鼓;四是金融政策重回寬松環境,世界范圍內的貨幣超發和降息浪潮,使利率、債市低位運行,甚至下行,孕育新的債務泡沫。這些都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形成了支撐金價走高的源泉和動力。無論從短期、中期還是長期趨勢來看,金價上漲的概率都要大于下跌的概率,未來金價表現值得看好。當然,長期看好國際金價向上趨勢,不等于就會天天大幅上漲。但可以預見,2020年,黃金躍上每盎司1750美元應是基本判斷,極端預測應會突破每盎司1800美元,甚至一兩年內創出歷史新高,達到每盎司2000美元。

 ?。ㄗ髡邽橹嘘兒斯I集團公司金融發展部部長、陜西核鑫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

  

56.9K
3d的开奖号 黑龙江6+1开奖视频 全球资产配置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 360德甲足球直播视频 追光娱乐4.2 涨停股票如何买入 喜乐彩开奖号码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25选5几点开奖 上海天天彩选4app